生茶

我是艾修【雷安】

大家好,我叫艾修,我爹是雷狮,我妈是安迷修,我的名字是我爹起的,我原以为给孩子起名字就应该怀着对孩子的祝福与爱意赋予的东西,没想到。
艾修,爱修。
呵,男人。
这天,我亲爱的爹爹,双手轻搭在我的肩膀上用着充满磁性的声音“温柔”的说“艾修啊,周末老待在家里对身体不好,多出去透透气,和格瑞家的埃罗好好出去透透气 交流一下学习心得。”然后眼神中透露着“快滚,你妨碍我操你妈了”的神情。
那个艾修叫的那个色气啊,叫的千回百转吓得我妈在厨房打了个哆嗦。
呵,行吧,看在你是老男人的份上勉强答应你吧,希望你在我回来之前把空气中奇怪的味道去掉,谢谢。
哦,对了说起埃罗我就更特么想对这个充满对单身狗恶意的世界竖个中指,这是为什么呢,请让我为你慢慢道来。
埃罗呢,也是一个在爹妈的(秀)恩爱下成长的,但是他的名字比我的正常吧,人家瑞金夫夫没一个字里带罗的,所以我天真的以为这是一个正常的名字,毕竟以金的脑容量因该不会像我爹那么心脏的,对吧。
可是我发现我错了!大错特错!
因为我知道了Aloe(芦荟)这个词,我看了看格瑞叔叔的头发……
呵呵,原来爱情可以让人智商变高?
我顿时与埃罗产生了“同是单身狗的”革命友谊。
我回到家,空气中有着奇怪的的味道。
我妈脸色微红,尴尬的看着我,结结巴巴的说“哎,哎呀,今天屋子里好像有点奇怪的味道啊,我,我去找下空气清新剂。”说完便飞也似地溜了。
我看了一眼正在沙发上惬意抽烟的老爹。
“看什么,臭小子。”没有我娘在身边,我爹瞬间失去了慈父的样子。
呵,性欲强盛的老男人。
我娘在屋子里喷了几下空气清新剂后,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发现我正在“审视”他,突然慌了神,开始为我解释空气中的奇怪味道。
娘,别费力气了,凯丽阿姨都跟我科普过了。
这个对单身狗不友好的世界我想应该先去死一死。
我猜埃罗也是这么想的。
果然,我所言正确。
我刚开门,看见埃罗蹲在它的家门口画圈圈。
就在三分钟前,埃罗被他亲爱的爹爹赶了出来。
理由和我爹的一模一样。
这可能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爹。
我决定去我亲爱的雷德叔叔那里洗洗眼睛,毕竟大龄单身狗比我们还要惨。
可是我发现我错啦。
他,脱单了。
我看着他一脸殷勤的围着那个绿色头发的御姐身边转。
呵呵,真绝望。
从雷德叔叔的炫耀中,我们得知了他们是从网上相识的。
我对此感到深深的疑问,她不应该把你当成一个萌妹吗?哪有在×江上混的风生水起的男士啊?我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那位需要我和埃罗叠起来才可以与她平起平坐的妹子,可能,这就是真爱吧。
我非常“愉悦”的向雷德叔叔,告了别,带着一肚子的MMP回了家。
看着正在秀着的爹娘,我……
埃罗,咱俩私奔吧。:)